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>> 工作动态 >> 媒体聚集
(清风扬帆网)“九品廉吏”暴式昭
 

发布时间: 2018/10/12 15:24:48 被阅览数: 168 次 来源: 吴中区纪委

暴式昭(1847~1895),字方子,河南滑县(今河南省安阳市滑县牛屯镇暴庄村)人,清光绪十一年至十六年(1885~1890)在苏州西山甪里巡检司任巡检官。巡检是当时最小的官,从九品(相当于现在的副科级干部),属州县管辖,主要负责训练甲兵、维持治安、镇压反叛。

暴氏祖籍山西洪洞县,明初迁河南滑县。暴式昭的祖父暴大儒是清道光年间和俞樾同榜的进士,曾任江西峡江县知县;父亲暴骏图是咸丰年间贡生,曾在河南遂平、林县任县学教谕;儿子暴荣皓在老家隐居读书;孙子暴春霆曾在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当秘书,征集出版了名噪一时的《林屋山民送米图卷子》。暴式昭在参加甲午战争时病故,墓在河南滑县老家。著有《鹤梦庐尺一幸草》、《廿四史识小录》等。

清光绪四年(1878),暴式昭出任苏州府震泽县平望司巡检,光绪八年(1882)因母亲病故回乡守孝三年,之后到西山任苏州府太湖厅甪里司巡检。暴式昭到西山后,为官更加清廉,生活更加节俭。巡检是最小的官,俸禄很低(岁俸银三十一两五钱,俸米十五石七斗五升),他说:“吾母在尚尔,今岂为妻子计温饱哉!”由于没钱买房,全家只能在甪里村上租了幢简陋的民房居住,暴式昭自己在房后开荒种菜、养鸡养鸭,夫人动手织布补贴家用,平时吃饭都是蔬菜为主,难得有客人来访或逢年过节才开荤。

清光绪十六年(1890)发生了一件事,西山百姓以花果为主要生计,时有许多外地人开船来西山放蜂采蜜,严重扰乱地方治安,暴式昭作为巡检,便予以阻止,不料官司打到苏州府。当时苏州知府魁文农,贪贿渎职,早就对暴式昭嫉恨在心,且暴式昭遇事多有主见,刚正不阿,从不孝敬上司,因此被上司看作是“情性乖张,作事荒谬”,多次遭到上司的训斥。虽经俞樾多次说情保全,暴式昭还是在光绪十六年十一月被革职。

清光绪十六年十一月,暴式昭因为民办事得罪上司而被革职后,断了薪俸,既无钱回河南老家,又没米下锅,只能靠附近甪里、衙里的村民接济度日,时值隆冬大雪,生活极其艰难。西山百姓听说此事后,更加佩服暴式昭的廉洁品格,感谢他平日对西山百姓的种种恩惠,纷纷自发地冒雪送米送柴等物到暴式昭家中。一月之中,有七八千户共送米一百多石(一石约150斤),鸡鸭鱼肉等不计其数。暴式昭只取了其中的几斗米、几担柴、几块肉、几条鱼作为家人过冬过年之用,而将其余的全部分给了岛上的贫困百姓,传为一时佳话。

暴式昭被革职后,许多西山百姓自发到苏州府衙为他说情,想留下这位深受他们爱戴的千古难得的清官、好官,暴式昭怕他们吹亏,劝他们不要去。清光绪十七年(1891)三月初六,暴式昭携眷返回河南老家,西山百姓四五百人至码头跪送,哭不听行。暴式昭夫妇也泣不成声,依依不舍而去。船上仅载图书数十卷、太湖石三方、质券(典押借贷的契约)一束而已。离开西山,暴式昭只带走了西山人民的深情厚意,正可谓“两袖清风朝天去,不带江南一寸锦”!

光绪二十年(1894),中日甲午战争暴发,暴式昭拄着木棍到天津请求从军,得到督师吴大瀓的留用。吴上疏说“甪头巡检暴式昭坚持节操,以不善事上官被劾,深以为惜,请开复其官,交臣差遣”,得准,暴式昭遂从军榆关,到塞外采购战马,往返千里, 不私一文。 光绪二十一年(1895)正月,暴式昭积劳成疾,在关外病逝,马革裹尸归葬河南滑县故里,年仅四十九岁。

2007年9月,江苏省委常委、苏州市委书记王荣专门为《林屋山民送米图卷子》简体本的出版和大型历史锡剧《九品廉吏》的创作题词:善政得民善。短短五个字,有着对宣传暴式昭的现实作用的一种深远寄寓,具有丰富的哲理和警示作用。善政,体现在暴式昭身上,首先是勤政。从暴式昭整军强兵、整理地方碑刻,到平烟馆、封赌场、驱逐养蜂船,处处无懈怠,时时忙政务!善政,体现在暴式昭身上,更是廉政。当时西山有典当商三家,每年都要以保护费的名义向巡检纳钱三百六十千,暴式昭把这笔钱全部捐给西山“继善堂”,自己毫厘未取。暴式昭西山为官数载,为己为私的机会很多,但他不名一文,不仅不贪、不捞,而且为老百姓贡献上了自己微薄的俸银,以致于罢官后家中竟穷得没米下锅,真是“世上穷官谁与比,罢官不见炊烟起”。(杨凯)

 
 
 
 

版权所有:吴中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吴中区监察委员会
技术支持:吴中区政府门户网站管理中心 苏ICP备10204611号